公布:昆明植物研究所郝小江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9-11-29 11:45:00 691阅读 发布地区:

掌上春城讯 11月22日,中国科学院召开2019年新当选院士座谈会,并正式公布了今年院士增选结果,共选举产生了64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20名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郝小江当选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院士。


失败积累多了自然就会成功


上世纪70年代,郝小江初中毕业后当了“知青”。“插队落户在贵州省黔西县的一个村庄,后来进县氮肥厂当工人,1973年通过工农兵学员考试,进入贵州大学化学系学习。”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后,郝小江把根扎进了“植物王国”,开始了植物化学的科研探索。



1.jpg

视频截图


1986年郝小江赴日本京都大学读博,学的是“植物中化学成分的全合成”。他说:“那时京都大学在国际上非常有名,学的这个专业也是我们急需的,所以就去了。开始半年多很不顺利,大概做了七八十个反应都是失败的,压力很大,真正体会到从传统有机合成到植物化学,再到不对称合成,是一个不小的跨越。”郝小江说。


“失败是科研人员必经的坎坷。”郝小江说,一开始很难,老失败,不断调整思路和方法,积累够了,突然就成功了。“但从一个成功到另一个新的成功,波折仍然不可避免,不太可能一帆风顺。”


1990年,郝小江获得京都大学药学博士学位。他说当时诱惑很多,有朋友相约去美国,但他毅然坐上了回祖国的飞机。“要把学到的先进科学技术带回祖国,是国内导师和国外导师的嘱托,这个不可动摇!”


植物化学方兴未艾


“过去我们注重植物化学成分种复杂化学结构的解析,现在结构解析包括新骨架的结构解析已经不再困难。”郝小江说,现在主要探索天然产物的生物功能和机理,摸清植物化学成分的结构和来龙去脉、变化过程,从而调控生物合成,这涉及多个学科、多个研究领域。“身处一个全国顶级的植物研究所,我们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具有原创性、方向性的研究,为植物化学和天然药物化学开辟新路子。”


在郝小江的研究团队通过学科交叉与联合,形成了植物资源、化学以及生物功能相互衔接和融为一体的创新性天然产物科学研究模式。


“这种模式很起作用。”郝小江说,“譬如我们将植物化学与生物学交叉,融合了天然产物特定骨架与有效基团进行小分子探针的优化设计,通过与生物学家合作,发现了多类天然产物小分子探针,逐步揭示了若干新颖的作用机制,如特异性抑制Wnt信号通路、非BAX/BAK依赖的线粒体途径诱导细胞凋亡、协同激活Wnt信号通路、促进线粒体融合、促进溶酶体生物发生等全新的作用机制,为肿瘤、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新策略、新潜在靶点和先导化合物,建构了以天然小分子为探针的化学生物学研究方向。”


“从植物资源、化学成分、生物功能、化学合成、创新药物,它是一环扣一环的。”郝小江说,“植物化学这个学科在我国方兴未艾,但目前还缺乏相对独立的、完整的体系。构建这个体系,提出重大科学问题,是我们今后20至30年需要努力的一个方向。”


从植物中获取1500多个新天然产物


近40年来,他和团队不断探索植物化学研究新模式,逐步建立了资源-化学-生物学交叉融合的现代植物化学研究体系,在植物防御、用于生物功能探索的天然小分子探针发现等研究中取得若干原创性的成果。


他的科研团队从植物中获取1500余个新天然产物;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分子骨架独特、结构复杂的虎皮楠生物碱研究,新生物碱数量占国际同领域的1/3;有53个新结构类型并具有重要生物活性的分子被国内外研究组完成了全合成,促进了对有机合成化学的发展。系统开展植物源抗植物病毒活性成分研究,先后发现抗烟草花叶病毒活性成分11类190余个天然产物,分别作用于植物病毒、植物寄主、激活植物系统获得抗性等途径,占国际上报道抗TMV天然产物的13.5%;从中发现了候选新农药靛红酮,具有较强的抗植物病毒病和病原菌的活性,已经获得农业农村部“新农药登记试验批准证书”。


发现抗肿瘤、抗病毒、神经保护等活性成分有35类,通过合作开展了S-3等10个小分子探针调控细胞通路的新颖作用机制,并揭示潜在靶蛋白的新功能,为神经退行性疾病、肿瘤、病毒感染等疾病的防治提供了新策略和药物先导分子;作为第一主持的1.1类抗早老性痴呆候选新药芬克罗酮进入II期临床试验;以通讯/共同通讯作者在Nat. Cell Biol.、Nat. Chem. Biol.、Cell Res.、Angew. Chem. Int. Ed.、PNAS等期刊发表研究论文309篇;获授权国际发明专利2件和中国发明专利44件;2003年、2009年和2013年三次获得云南省自然科学一等奖(第一获奖人);2017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创新奖。


2.jpg

郝小江:用心语对话植物


他和团队的植物化学研究成果,在植物防御与新生物功能发现、新药(新农药)发现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拓展了植物化学的研究范围和应用领域,具有重要的示范作用,为我国植物化学的进步发挥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并做出了突出贡献。